面相图解-面相占卜-面相算命-面相大全-免费教你看面相 ">
  《神相全编》二

相法入门第一 吕岩
阅人先欲辨五形,金木水火土也。
陈图南云:金形方正色洁白,肉不盈今骨不薄。木形瘦直骨节坚,色带青今人卓苹。水形圆厚重而黑,腹垂背耸真气魄?;鹦?,丰锐赤焦燥,反露气枯无常好。土形敦厚色黄光,臀背露兮性乐静。吕尚云:木瘦金方乃常谈,水圆土厚何须宽。麟凤记云:相克于中窘难多,金木水火由不和。
秘诀云:五行凶。金形带木、断削方成,初主滞。未主超群。木形多金,-生利落,父毋早刑、妻子不成。水形遇十、忽破家财、疾苦连年.终身屯檀?;鹦嗡?,两不相并.克破妻儿,钱财无剩。土逢重木.作事无成,若非大折.家道伶仃。
五行吉。
金逢厚土,足宝足珍.诸事营谋.遂意称心。木水相资.富而且贵。文学英华,山尘之器。水得金生,利名双成,知圆行方,明达果毅?;鹁钟瞿?,茸肩腾上,三十为卿,功名盖世。十添离火。戊巴内丁、愈暖愈佳,其道生成。
次察阴阳精气神。骨为阳,肉为阴,精乃血之主,气乃神之本,神乃精之附。
《贫女金镜》云:骨阳肉阴两平和,一生终是无灾害。阳胜于阴多孤克,阴胜于阳多天折?!豆硌劬吩疲捍蟮滥捎腥?,精能养血冠众体。王朔云:气所以养形而化成者也?!兑住吩疲荷裾呙钔蛭锒哉咭?。
秘诀云:
一阴一阳不偏胜;此道由来天赋定。精气相资体之充,神摄万灵为主帅。
三停八卦求相称,王停者,有身上三停,有面上三停。八卦者,有面列八卦,掌列八褂?!队窕ⅰ吩疲荷砩先M纷阊?,看他长短欲匀调。上停长者人多贵、长短元差福不饶?!囤ざ染吩疲悍蔡熘兄劣√迷簧贤?,山根至准头曰中停,人中至地阁曰下停。陈图南云:五行不正;相君终始薄寒。八卦丰隆,须是多招财禄。
秘诀云:
身面三停俱匀调、掌面八卦悉丰盈。不端玉阶地.定处金谷园。
五岳四渎定高深。左颧泰岳,右额华岳,额为衡岳。颊为恒岳,鼻众为嵩岳。读耳为江、二渎目为河.三渎口为准,四渎鼻为汉。
《通仙录》云:五岳两颧额鼻颊,高隆开阔非凡胎?!痘煲蔷吩疲核乃糖?,五六主凶亡。
秘诀云:
五山朝拱、四水流通。德行须全,福自天然。
语默动静身须识,-语-默,-动-静。
郭林宗云:言语不妄口德也,缄默自持心德也?!兑住吩疲杭湃徊欢?,感而遂通。
秘诀云:
语成爻.默成象,动与天惧,静与天游,非身具至,德孰如斯。
吉凶悔吝色当明。吉凶者得失之象,悔吝忧虞之象。
《易》云:得则吉;失则凶。吉凶相对,而悔吝局其中?;谧孕锥骷?,吝自吉而向凶也。
秘诀云:
前节论身之德、此节沦色之变。识其德察其变,相焉缪哉。
行年为主远限决,行年部位,运起限并冲。
麻衣云:骨格为--'世之荣枯,气色定行年之休咎?!斗缂吩疲涸讼薏⒊迕靼稻?,更逢破败属幽冥。倘若得时部他好,顺流气色见光晶。
秘诀云:
行年为主运限扶,转于此处定荣拈。石中美玉何丝辨、一点神光照太初。
相逐心生相术真。心能生相,原牛理也。陈图南云: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逐心灭?!渡窕吩疲盒脑谛蜗?,形居心后,此之谓也。
秘诀云:
裴晋公的主饿死,而香山还带之功。宋状元未必元魁,由造蚁桥之力。一念之善格天,终身福履绥之,心之关系岂渺廓云乎哉。
相辨微芒第二    鬼谷子
大道无形无执着,人虽具形,来自无形,相本有法,拘法则泥。
成和子云:夫人肖形天地,其本来面目无中生有,或得之而成飞禽之像,或得之而成走兽之像,色色种种,别何者为吉人,何者为匪人,磋夫执形而论相,管中窥豹也。不离形,不拘法,视于无形,听于无声,其相之善者也。风鉴云:上相之士,不相身面,其意亦同。
秘诀云:
以貌观人,失之子羽。以言语观人,失之宰子。宣尼犹然,庸术乎。盖道能生形,形不能生道,知此道即知此形、形乎形乎,视听冥冥,斯其至矣。
揣摩简练出其下。学古人之成法,斤斤不失尺寸此其下也。
太冲子云:今得意于忘言之天,尽是弃糟粕已后。陈图南云:揣其形,摩其骨,什分之间不失一。超于什一',揣摩中便是神仙下寰世。
秘诀云:
春秋伯乐善相马,秦穆公谓伯乐之后无人己。伯乐举九方皋。穆公乃使九方皋遍求马于域中,数月而报得良马,牡毛色毕呈。马至则与前报者庚,穆公不悦口,化牡毛色不分,义何马之能知?伯乐曰,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验之果良马。夫君子之相,何异良马。学者得九方皋之术化矣。
有时或在方寸间,理不越于方寸,常存主于一身。
《圣凡论》云:心为身主,五行之先。麻衣云:末观形貌先相心田。此:者皆方寸之说也。
秘诀云:
心者身之帅,心帅以正,幻形孰不正。形右不正者元论矣。即如伏羲;人首蛇身.神农人身牛首,为三代之圣君。方寸之论,彰彰明矣。
有时或在邦廓外。石蕴玉而山辉,珠藏渊而媚。
《灵台经》云:骨肉丰标为外邦,且于真实用工夫?!吨夂缶吩疲何崛诵陨衔抟晃镄紊┯型馄し??!镀杜木怠吩疲阂⒚及瞬?,舜目重瞳,内秉圣德,外见神姿,以此推之,内德外形之征也。
秘诀云:
相有隐有显,显者易观,隐者难见,在学者目力心思何如耳。假如有德者必有形,又有形者而无德,汤躯九尺而曹交类之,孔子河月而阳虎类之。一圣-狂,天渊之悬,是不可不辨。
空空洞洞本来真,空空明镜之衷,洞洞无物之体。
《心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锻ㄏ陕肌罚涸疲憾炊床恢斓匕?,性灵远是太虚真。白闻道者云:不论肉,不论骨,骨肉皮蘘壳漏子,空空洞洞有乾坤。即是太虚元化体。
秘诀云:
血肉内气化为生性灵具十气化之前,是以知本真则知众体。此沦可与高明者道,难与庸俗者言也。
仿仿佛佛难测度。有相无心,有心无相。
《神狮机》云:有形中之形,有形外之形。形中之形,由中生色,醉然见于面盎于背是也。形外之形,色厉内茬,似忠非忠,似信非信是也。此二者特践形不践形之间耳。
秘诀云:
昔有人毁陈平于汉祖,曰陈平美如冠玉,未必中之有也。诚哉斯言乎,观人之难也。
消息只此个中存,富贵贫贱,吴出此篇。
太冲子云:个中得此闲消息,了我优游物外身。
秘诀云:
邵子诗云:因探月窟方知物,为摄山根始识人。此与上文辞异而意同。不造其妙则何以知人,义何以知己也。
东周叔服岂欺我。叔服有人伦识鉴。学者当不让于叔服。
柳庄云:紧相人之有术兮,肇东周之叔服。监昭晰之幽隐兮,宜休咎之是卜。
秘决云:
叔服擅名于周,于卿唐举继之,孰谓子卿唐举之后,义岂无人哉,欺我之言不诬矣。
相五德配五行第三    郭林宗
五行水火木金土,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相生八卦,八卦生五行。
陈图南曰:天一生水,在人为肾,肾之窍为耳,又主骨齿。地二生火,在人为心,心之窍为舌,又主血气毛发。天三生木,在人为肝,肝之窍为眼,又主筋膜爪甲。地四生金,在人为肺,肺之窍为鼻,又主皮肤喘息。天五生土,在人为脾,脾之窍为唇,义主肉色。宋齐丘云:凡在五行惧有禄,只宜丰厚不宜偏。
秘诀云:
人身具此五行,惟水火乃五行之最。水届坎居肾,肾水旺能养之肝木,木得水济而生离之心火,火得木助而生良之脾土,土得火益而生兑之肺金。此生生不息之机,乃水之化源无端也。
中藏五德通脏腑。五德:仁、义、礼、智、信。脏腑:肺、心、肾、肝、脾。
《玄神录》云:甲木主仁,位居东,庚金为义,向西从。礼依丙火南方地,智于壬癸北方中。惟有戊土无方位,信立阴阳理则同。五者本非泛然物,隐于脏腑妙无穷。
秘诀云:
水火木金土,肝肺心肾脾。五德配五行,仁义礼智信。发而为四端,信则居其一。生相若无信,虚负躯壳体。吾见世间人,致淆于外矣。不知无文中,舍有真实理。真实即为信、四时不衍期。相中全在信.相得寿须弥。四端岂假借,各具其一理。倍寄四端中,有用无方体。
水圆本是智之神。水性周流无滞智之体似之。
《风鉴》云:肩粗并眼大城廓更闭圆。此相名真水。平生福自然。成和子云:水形主阅得其五圆、气色不杂,精神不乱、动止宽容。行久而轻也。语云智者乐水、又云智者动。
秘诀云:
水先天之气耳、贯通于六合?;幌???诠湃绯?。圆融似智得其形,并得其性。是为真水,主聪明敏达定贤愚也。经云:似水得水文学贵。
火有文武礼之附?;鹬糜形奈淅裰逅浦?。
《风鉴》云:欲识火形貌,下阔上头尖。举止全无定,颐边更少须。成和子云:火形主明、得其五露、气色不杂,精神不乱、动止敦厚,卧久而安也。
秘诀云:
以火为种水作精。精全面后神方生。神全而后气方备,气备而后色方成?;鹬谌宋?。得其形并得其智。是为真火。主威势勇烈,定刚柔也。经云:似火得火见机果。
木居东位仁发生。木之德为仁舍生生之机。
《风鉴》云:棱棱形瘦骨,凛凛更修长。秀气生眉眼。须知晚景光。成和子云:木形主长,得其五长。气色不杂,精神不乱,动止温柔。涉久而清也。
秘诀云:
木之枝干发于甲木。位天地长生之府、配于五德居其首,在人为仁。得其形.外得其性,是为真木。主精华茂秀。定贵贱也。经云:似木得木贷财足。
金方断制义白然。金之性有樽节裁处之宜。
《风鉴》云:部位要中正,三停又带方。金形人入格、自是有名扬。成和子云:金形主方,得其五方,气色不杂,精神不乱、动止规模、坐久而重也。
秘诀云:
金之位于乾兑,舍西方肃杀之气,秉坚刚之体。在人为义.得其形,并得其性.是为真金。主刑诛厄难。定寿夭也。经云:似金得金刚毅深。
土定不移信常足。士之信定性立刚维。
《风鉴》云:端厚仍深重、安详若泰山。心谋难测度,信义动人间。成和子云:土形主厚,得其五厚,气色不杂,精神不乱,动止敦庞。处久而静也。
秘诀云:
上浮游于四季,旺在辰戊丑末,寄在丙子。一季主事十八日,其德能生万物,在人为性。得其形,并得其性,是为真土,主载育有容,定贫富也。经云:似土得土厚柜库。
此为五德配五行。总结上文而言之。
《风鉴》云:木要瘦,金要方、水肥火厚土尖长。形体相生便为吉,忽然相克定为殃。
秘诀云:
苍松翠柏,岁寒不凋、可以观仁,精金美玉百炼成刚,可以观意,火风烹饪,鼎养圣贤、可以观礼,长江大河,天机动流,可以观智。名山大川,载重泄,可以观信,人与天地并立。天地,人也、人天地地也。知此五德配五行之说。
相神气第四   唐举
贼形天地超过万灵,天地生人,性灵异于万物。
《无形歌》云:道为貌、大力形,默受阴阳禀性情。阴阳之气天地造,化出比尘凡几样人?!读槭嗑吩疲喝速魈斓刂?,肖清浊之形。为万物至灵也。王元君云:人道九形而生行形、舒之弥六合.卷之个盈据,包络大地,禀受群生者也,故云赋形天地超万灵。
秘诀云:
人生之道、真精融合.二五凝成,赋其形.即赋其理。虽万物皆具生成之道,蠢然而巴、未有如人最灵也。
气似油兮神似灯。形资气以养之。
《清鉴》云:大都神气赋于人、有若油兮又似灯。人平却自精之实,油清然后灯方明。柳庄云:古者方伎之道,有闻人之警格而知其必贵者、得之于人也。有察人之喜怒而知其必贵者,得之于气也。陈图南云:形以养血。血以养气。气以养神、故形全则气今。气全则神全。又云:神完则气宽、神安则气静。得失不足以暴其气,喜怒不足以惊其神,其为君子乎,福禄永其终矣一。
秘诀云:
令人论神,必曰眼有精神。殊不知神之元,大一生水为精,地二生火为神,精合者然后神从之。内有充足之精则外有澄彻之神。如行不动色,坐不随语,睡易醒觉,作事终。皆精神也。沦气必曰:神气固是,殊不知气有三,有自然之气.有所养之气:有暴之气。自然之气乃胎元,-呼一吸定生人之贵贱也。所养之气,乃浩然塞乎两间,定人之贤愚也。暴之气乃仲仲自好,定人之善恶也。要之神气t之子。气神之母,神能留气、气个能留神。定诀曰:妙相之法在何方;观其神气在学堂。气者有之最是良,若人认得神与气,富贵贫贱是审量。
油若竭今灯焰熄,气丧则神亡。
《神解》云:将全其形,先须其理。精实气固,则神安。血枯气散,则神亡。风鉴云:气壮血和则安固,血枯气散神失奔。谢灵运云:夭寿之人神离睫,泛而不救无所守也。图南云:气冷形荣寿岂宜。又云:气短精神慢,那得有长年。
秘诀云:
冲气乃相须者也,气既丧,神安得独存。经云:神散气聚;少孤破家。气聚神散,作事不定,神与气合,深远主寿,清秀主贵。
灯若明今油润之。神若秀发由气助之。
《风鉴》云:神居形内不可见,气以养神为命根。又云:英标清秀心神爽,气血调和神不昏。白阁道者云:神者百阅之秀气也。如阳气舒而山川秀发,日月现而田地清明。
秘诀云:
形能养神,托气而安。气不多则神暴,而不安。欲安其神,先养其气。故盂子不顾万钟之禄,能养其气者也。
落落失常无宅守,落落不得志之意。
《后经》云:神衰血败气将凋,失志落落不支持,鬼箭云:荒唐失志神无宅,不到到中途则夭亡。来和子云:维维失志,失志改常神已去。
秘诀云:神气欲散,福禄将艾,虽处得意之时,无异君迫之际。此乃神已去舍,观之何知。歌曰:何知为官多灾难,坐时眉攒口门常叹。问知其人必此亡,尘埃面色言失常。正无守宅也。
谓澄澄绝俗有根株。澄澄、莹静无杂。绝俗、出众异常。根株、苗裔行木也。
陈图南云:精神澄彻、如止水之渊,惊之不惧,折之不回、君子之人也。神解云:虚化神、神化气。气为骨之苗裔,骨为神之根株矣?!吨夂缶吩疲汗侨庀嘧滩幌喾?,精神湛粹寿康宁。
秘诀云:
峨峨怪石迷闲云.昆山片玉已琢出。此至精之宝发于外,而蕴于内,非天地之钟,道之涵养.而能有此乎。
纵然形肉充盈实,虽有形肉,不如神气。
来和子云:形亦厚肉亦充,无神元气怨天公。陈图南云:有肉而元气。犹如虫木内已空虚,虽外有皮肤.暴风迅雨鲜有不摧者也。
秘诀云:
有神气无形肉者、有根蒂而无九枝叶、非时不茂。昔人有相诸葛孔明者曰:外禀松柏枯槁之姿,内有文理根蒂之实、风闲不摧折,日华秀名满天下。
气散神枯虚壳子。神气俱亡命,虚有幻躯。
《无形》云:神也无气也元,空空遗下这皮肤??亲尤糁捣缢?,谷神先已向秋枯。
秘诀云:气毛以血养而助神、气散则神枯,由心不能生血故也。心何为而不生血,由思虑劳伤。揣摩计较,断丧心之虚灵所以损耗神气元神、元神耗则神气亡。神气亡幻,躯能久乎。
相德器第五   许负
阴阳陶铸几般人,阴阳二气生成,分智思贤不肖几般。
陈图南云:夫人之生,为万物之贵,怀天地五常之性。抱阴阳二气之灵,虽秉彝之本问肖容貌之非?!锻ㄐ场吩疲貉羯跤?,天尊地卑。烛誉经云:人凛阴阳之正气,形似天地以相同。中圣有全德,造化无全功。
秘诀云:阴阳二气之化生也,阳先而阴后。阳施而阴受。阳者乾道,阴者坤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禀其气之清者。为圣为贤,禀其气之浊者、为思为不肖。所以禀气则同,清浊有异,而人品殊文。
器识缘何分浅深。器者德器,识者识量。
裴行俭云: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李靖云:浅浅器识庸人耳,格薄难与成功名?!斗缂吩疲盒握呷酥囊?,德者人之器也,有材矣而付之以德,犹如雕琢而成器也。器遇柮工而器之,是为不材之材也。
秘诀云:德在形先,形在德后。即如项羽目有重瞳,形则善矣。然而咸阳三月火,骸骨乱如麻.哭声惨但天地,非羽残暴之器致之乎?竞而舨舟不渡、则首乌江,
也有汪洋居台阁,汪洋喻德量之宽宏,台阁三公元宰之位也。
《风鉴》云:刚毅汪洋谁可识。吕尚云:器宇汪洋有容纳,志气深远有机谋,动作使令不可料,时通亦为公与候。鬼箭云:气宇轩昂好丰标、必居台阁佐明朝。
秘诀云:形体美恶,本自生成,器识卑琐、学问可以充拓。昔柴羔见恶末学、性至愚卤。-见孔子之后,启蛰不杀,方长不折,不径不窦,居丧泣血三年。未曾见齿,卒成大贤。学问之变如此!
也有轻盈处庙廷。气骄则轻,志满则盈。庙廷,朝廷也。
《风鉴》云:几辈堂堂相貌清,几人相貌太轻盈。神机云:骨格精神志气盈.早年佩玉立庙廷。春花必定春时发,过却春时花谢倾。
秘诀云:德器者,沧海之波澜。注之不见泛,鞠之不见涸。虚而能受.动而愈出、此其所以异于轻盈者也。
轻盈薄识非蕸福,轻盈薄识不见于其身而见于其后。
裴行俭云:人有文才而浮急浅露,岂享富贵之器耶。管格云:处崇宦而自视巍巍然,非遐福之器也。
秘决云:大舜微时,耕稼陶渔,艰苦无不履历。及身处九重,玉食万国,自是不以为欲,无异耕稼陶渔之时、禄位名寿兼而有之,福流子孙真遐福之器哉。
汪洋大度可延龄。绝而能续,曰延龄、年龄也。
白阁道者云:腹内能容三万解,龄如一缕亦须延。陆贾云:汉高豁达大度。
秘诀云:书云:有容德乃大。夫德者,天爵也。孟云: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即宋郊以竹渡蚁,遇胡僧相之日,公神彩异常,必活数万性命,后日当魁天下。夫以数万蚁命.由阴报之速,使活天下苍生之命,义当何如耶。延龄之说诚非迂也。
子舆□岩师万世,孟柯.字子与?!跹?,气象□岩也。
《风鉴》云:□岩器宇旋旋生?!锻ㄏ陕肌吩疲骸跹移饔钚?,有类古玉埋于秋?!肚寮吩疲好献友已姨┥狡?,能贱齐宣之禄万钟。
秘诀云:夫有德者、其器宇恢廓,轻万钟一节。未足以窥其微,使务名者亦能之,毕竟于平时见义无难色、方得之、古人谓观其所忽是也。
夷吾卑侠佐姜齐。管仲,字夷吾,相齐桓公,伯诸侯。
孔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朱子注云:局量偏浅,规模卑狭,谓其得君行道而以伯终也。
秘诀云:或谓孔子论管仲之器小,朱子释曰:局量编浅,规模卑狭,此论事功,末论其德容。葆和子曰:不然,器者,吾身之德发而为容,有其德,便有其器,有其器,便有其容。事功即德器之见于行也,故古人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袁柳庄口:闻人之声,而知其素,其意于此同。
此特公私毫发问,用心有公私之别。
玄谈云:丰姿异,骨格奇,再观才器设施为。才济变意有私,小人君子不同归。朱文达曰:公道私情,此事间不容发。
秘诀云:夷吾葵丘之会,名尊周室,实伯齐桓。公私之介,惟宣尼知之。所以器不能王齐而伯终也。假如人有此才器,有奇形,且大公无我,不惟福庇子一身一家,大君赤子亦蒙其福矣。人之德器顾不重哉。
出其下者无足评。德器不及夷吾者,无足论相矣。
《风鉴》云:上贵之人方人相,中下之人岂可评。来和于云:南北路头多少人,上士吾方与论评。
秘诀云:麻衣曰:形骸局促,作事畏缩。器宁轩昂.一小快顺。夫轩昂者,抱致远之资。局促者。显卑琐之态。人品已定、贵贱已殊,无足评论固宜。福若水兮德若器,德随器付。
《五管诀》云:虽然论相而论福,尤必观器面知德。度冥经云:人有一分德器,必有一分衣禄。十分德器,必有十分衣禄。
秘诀云:福水德器之喻、极善此方者也。吾曾读史,见古人作歇器者,中则正、满则覆。限于其器也。始知德福二者,亦犹筑器之有限也。
器若浅今水盈溢。器小福薄。
鬼箭云:相寒福薄是前缘,器浅分明由怨天。胡僧云:小人形貌相有方、不见播间乞祭郎。施施状骄妻房,易盈易溢最乖张?;枰蛊虬г鞠?,白书矜人更济锵。器浅志盈无远识,直饶富贵也寻常。
秘诀云:曾闻孔子脐深七李,董卓亦脐深七李。经云脐为五脏之外表,惟喜深宽,怕窄小、居上为智。居下愚,七李能容。仲尼是古一圣,赋此异质,董卓亦当如仲尼之圣为是。何乃骄于卢植曰:吾与公同位方岳,公何尚居中郎?植门:明公与我皆鸿,不意明公变为风凰。卓喜。夫卓使孔子之德.又有其形,是亦孔子也。何乃戮身燃脐。德不称形故也。
得志峥嵘民德色,德色,骄矜之念。民,无迹也。
《风鉴》云:红紫黄光起福堂,峥嵘得志喜非常。谢灵运云:得志之人轻可识,辨取峥嵘及德色。
秘诀云:商贵得志之气,三光五泽、此正本来之色也。人若处此富贵之时,未尝不以富贵骄人、其傲慢之气.有不及检柬于处已待人之时、圭角发露,此德色也。学力到涵养纯则无。
失时落魄绝狐媚。落魄,犹言丧气也。狐善媚故曰狐媚。
《风鉴》云:失志落落坐立歌。来和子云:落魄贫寒无媚态,相中唯有此人稀。
秘诀云:世间惟有贫贱至易移人、饥寒迫于身,壮气消磨,雄心顿挫。鲜不奴颜拽招十王公。程子诗: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此相之谓也。
任是不扬难录取,不扬,貌恶侵小也。
胡僧云:休嫌貌不扬白壁璞中藏。裴中立云:白题像尔声不扬、尔貌不扬,一点灵台丹青莫状。
秘诀云:人形甚美必有甚恶,人形甚恶必有甚美。诚能知美中有恶,恶中有美,相术不减于姑布子卿矣。
心生相貌立磁基。磁基,寓言心地也
《人伦赋》云:借使修德于心,吉凶可易。陈图南负心发善端诸福集。麻衣云:末观形貌,先相心田。
秘诀云:心生相貌,以理言也。大人心雕琢太甚,生理尽矣。具有美形,术见有减,惟福白减耳。培养方寸。生理全。虽有恶形,未尝有改,椎福自增耳。学术者此不可不知。
   右五条相法,精无不该,粗无不载,囊括诸相法中之相,分经玄二解。泛视之,其辞简约,深玩之,其理无穷。余珍之久矣,敢自私乎、公于同志。
十三部位总歌
天中
第一天中对天岳,左厢内府相随续。高广尺阳武库同,军门辅角边地足。
天庭
第二天庭连日角,龙角天府房心墓。上墓四杀战堂连,驿马吊庭分善恶。
司空
第三司空额角前。上卿少府更相连。交友道中交额好、眉重山林看圣贤。
中正
第四中正额角头,虎角牛角辅骨游。玄角斧裁及华盖,福堂彩霞郊外求。
印堂
第五印堂交锁里、左日蚕室林中起。酒樽精舍对缤门,劫路巷路青路尾。
山根
第六山根对太阳,中阳少阳及外阳。鱼尾奸门神光接,仓井大门玄武藏。
年上
第七年上夫座参,长男中男及少男。金柜禁房并贼盗,游军书上玉堂厣。
寿上
第八寿上甲柜依,归来堂上正面时。姑姨姊妹好兄弟,外甥命门学堂基。
准头
第九准头兰台正,法令灶上宫室盛。典御园仓后阁连,守门兵卒记印绥。
人中
第十人中对井部、帐下细厨内阁附。小使仆从妓堂前,婴门博士悬壁路。
水星
十一水星阁门对,北邻委巷通衢至??蜕岜技凹铱?,商旅生门山头寄。
承浆
十二承浆祖宅安,孙宅外院林苑看。下墓庄田酒池上,郊廓荒斤道路旁。
地阁
十三地阁下舍随,奴仆推磨坑堑危。地库陂池及鹅鸭,大海舟车无忧疑。
流年运气部位歌
欲识流年运气行,男左女右各分形。天轮一二初年运,三四周流至天城。
天廓垂珠五六七,八九天轮之上停。人轮十岁及十一。轮飞廓反必相刑。
十二十三并十四,地轮朝口寿康宁。十五火星居正额,十六天中骨法成。
十七十八日月角,远逢十九应天庭。辅角二十二-, 二十二岁至司空。
二十三四边城地,二十五岁逢中正。二十六上主丘陵,二十七年看坟墓。
二十八遇印堂平。二十九三十山林部,三十一岁凌云程。人命若逢三十二,
额右黄光紫气生。三十三行繁霞上,三十四有彩霞明。三十五岁太阳位,
三十六上会太阴。中阳正当三十七、中阴三十八主亨。少阳年当三十九。
少阴四十'少弟兄。山根路远四-,,四十二造精舍宫。四十三岁登光殿、
四旬有四年上增。.寿上又逢四十五,四十六七两颧宫。准头喜居四十八,
四十九入兰台中。庭尉相逢正五十,人中五十一人惊。五十二三居仙库,
五旬有四食仓盈。五五得请禄仓米,五十六七法令明。五十八九遇虎耳,
耳顺之年遏水星。。承浆正居六十一,地库六十.二三逢。六十四居陂池
内,六十五处鹅鸭鸣。六十六七穿金缕,归来六十八九程。逾矩之年逢颂
公,地阁频添七十-。七十二三多奴仆,腮骨七十四五同。七旬六七寻子
位,七十八九丑牛耕。太公之年添一岁,更临寅虎相偏灵。八十二三卯兔
宫,八十四五辰龙行。八旬六七已蛇中,八十八九午马轻。九旬九一未羊
明,九-十二三猴结果,九十四五听鸡声。九十六七犬吠月。九十八九买
猪吞。若问人生过百岁,颐数朝上保长生。周而复始轮于面,纹瘾缺陷祸
非轻。限运并冲明暗九,更逢破败属幽冥。又兼气色相刑克。骨肉破败自
伶仃。倘若运逢部位好,顺时气色见光晶。五岳四渎相朝把,扶摇万里任
飞腾。谁识神仙真妙诀,相逢谈笑世人惊。
运气口诀
水形一数金三岁,土厚惟将四岁推?;鸶拔迥昵笏衬?,木形二岁复何疑。
金水兼之从上下,若云水火反求之。土自准头初主限,周而复始定安危。
识限歌
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有无活计两头消,三十印堂莫带杀。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头止。禾仓禄马要相当,不识之人莫乱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面排来地阁间。逐一推详看祸福,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仓库分平定有无。此是神仙真妙诀,莫将胡乱教庸夫。
十二宫相论
一命宫
命宫者,居两眉之间,山根之上。光明如镜,学问皆通。山根平满,乃主福寿。土星耸直,扶拱财星。眼若分明,财帛丰盈。额如川字,命逢释马,官星果若如斯,必保双全富贵。凹沉必定贫寒,眉接交相成下贱,乱里离乡,又克妻。额窄眉枯,破财钝檀。
诗曰:
眉眼中央是命宫,光明莹净学须通。若还纹理多这滞,破尽家财及祖宗。
命宫论曰:印堂要明润,主寿长久。眉交者,身命早倾。悬针主破,克妻害子。山岳不宜昏暗,有川字纹者,为将相。平正明润身常吉,得贵人之力。气色青黄虚惊,赤主刑伤,白主丧服哭悲,黑主身亡,红黄主寿安,终身吉兆。
二财帛
鼻乃财星,位居土宿。截简悬胆,干仓万箱。耸直丰隆,一生财旺。富贵中正不偏,须知永远滔滔。鹰嘴尖峰。破财贫寒。莫教孔仰、主无隔宿之粮。厨灶若空,必是家无所积。
诗曰:
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财帛宫论曰:天仓、地库、金甲柜、井、灶,总曰财帛官。须要丰满明润,财帛有余,忽然枯削,财帛消乏。有天无地,先富后贫。天薄地丰、始贫终富。天高地厚,富贵满足,荫及子孙。额尖窄狭、一生贫寒。井灶破露,厨无宿食。金甲柜丰,富贵不穷。气色昏黑。主破失财禄,红黄色现,主进财禄。青黄贯鼻、主得横财。二柜丰厚,明润消和,居官而受赏赐。赤主口舌。
三兄弟
兄弟位居两眉,属罗计。眉长过目,三四兄弟无刑。眉秀而疏。枝干自然端正,有如新月和同水远超群。若是短粗同气、连枝见别。眉环塞眼、雁行必疏,两样眉毛,定须异母。交连黄薄,自丧他乡。旋结回毛。兄弟蛇鼠。
诗曰:
眉为兄弟软径长、兄弟生成四五强。两角不齐须异母,交连黄簿送他乡。
兄弟宫论曰:兄弟罗计,须要丰蔚,不宜亏陷。长秀则兄弟和睦,短促不足,则有分离孤独。眉有旋毛,兄弟众多狼件不常。眉毛散者、钱财不聚。眉毛逆生。仇兄贼弟?;ハ喽屎?,或是异姓同居。眉清有彩,孤腾清高之士。眉毛过目,兄弟和睦。眉毛中断,兄弟分散。浓淡丰盈、义友弟兄。气色青主兄弟斗争??谏嗪诎?,兄弟伤文。红黄之气。荣贵喜庆。
四田宅
田宅者,立居两眼、最怕赤脉侵睛。初作破尽家园,到老无粮作蘸。眼如点漆、终身产业荣荣。风日高眉、置税三州五县。阴阳枯骨、莫保田园?;鹧鬯?,家财倾尽。
诗曰:
眼为田宅主其宫,清秀分明-样同。若是阴阳枯更露、父母家财总是空。
田宅宫论曰:十星为田宅,主地阁要朝。天庭丰满明润,主田宅进益。低塌昏暗倾欣。主破田宅。若飞走不朝、田宅居无气色青,主官非田宅无成。黑主杖责。白主丁忧。红主成,田宅喜重重、黄明吉昌,谋元不遂,君子加官,即日得升,小人得宠,利见贵人,武职或领兵马、杀气旺者,即行师,主管财赋,或八运司等处,五品至三品,三品至二品,如是详看六品以卜,另作区处。
五男女
男女者。位居两眼-下。名曰泪堂。三阳平满,儿孙福禄荣昌。隐隐卧蚕,子息还须清贵。泪堂深陷,定为男女无禄。黑痣斜纹,到老儿孙有克??谌绱祷?,独坐兰房。若是平满人中,难得儿孙送老。
诗曰:
男女三阳起卧蚕,莹然光彩好儿郎。悬针理乱来侵位,宿债平中不可当。
男女宫论曰:王阴三阳、位虽丰厚、不宜枯陷。左三阳枯,克损男。右三阴枯,克损女。左眼下有卧蚕纹,生贵子。凡男女眼-下无肉者,妨害男女。卧蚕陷者,阴驾少;当绝嗣也。乱纹侵者,主假子及招义女。鱼尾及龙宫黄色环绕,主为阴驾纹见曾怀阴德济于人,必有果报。又云:精寒血竭不华色,男不旺,女不育。若明阳调和,精血敷畅,男女交合,故生成之道不绝。宜推于形象外,当以理言,玄妙自见也。气色青,主产厄。黑白主男女悲哀。红黄主喜至。三阳位红生儿。三阴位青生女。
六奴仆
奴仆者,位居地阁,重接水星。颊圆丰满,侍立成群。辅弻星朝一呼百诺??谌缢淖?,主呼聚喝散之权。地阁尖斜,受恩深,而反成怨恨。纹纹败陷,奴仆不周。墙壁低倾,恩成仇隙。
诗曰:
奴仆还须地阁丰,水星两角不相容。若言三处都无应,倾陷纹痕总不同。
奴仆宫论曰:悬壁无亏,奴仆不少。如是枯陷,仆马俱无。气色青主奴马损伤。白黑主仆马坠堕,不宜远行。赤主仆马口舌,损马失财.黄色胜,牛马奴仆自旺,左门右户,排立成行。
七妻妾
妻妾者,位居鱼尾,号曰奸门。光润无纹,必保妻全。四德丰隆平满,娶妻财帛盈箱。颧星侵天,因妻得禄。奸门深陷,长作新郎。鱼尾纹多,妻防恶死。奸门暗惨,自号生离。黑痣斜纹,外情好而心多淫欲。
诗曰:
奸门光泽保妻宫,财帛盈箱见始终。若是奸门生暗惨、斜纹黑痣荡淫奔。
妻妾宫论曰:鱼尾须要平满,不宜克陷。丰满则夫贵妻荣,奴仆成行。妇女鱼尾奸门明润、得贵人为夫。女人鼻如悬胆,则主富贵。.缺陷则主防夫,淫乱败家、放荡不旺夫。妇人面如满月,下领丰满,至国母之贵。气色青,则主妻妄忧愁思虑。赤主夫妻口舌。黑白大夫妻男女之悲。红黄色见、主夫妻男女和谐之喜。如有暗昧,主夫妻分离,不然断角少情。
八疾厄
疾厄者,印堂之下,位居山根。隆如丰满,福禄无穷。连接伏犀,定主文章。莹然光彩,五福惧全,年寿高平,和坞相守。纹痕低陷,连年速疾沉疴,枯骨尖斜,未免终身受苦。气如雾,灾厄缠身。
诗曰:
山根疾厄起平平,一世无灾祸不生。若值纹痕并枯骨、平生辛苦却难成。
疾厄宫论曰:年寿明润康泰,昏暗疾病至。气色青主忧惊。赤防重灾。白主妻子之悲。黑主身死。红黄紫主喜气之兆也。
九迁移
迁移者,位居眉角,号曰天仓。丰盈隆满,华彩无忧。鱼层位平,到老得人钦羡,腾腾驿马,须贵游宦四方。额角低陷,到老住场难见。眉连交接,此人破祖离家。天地偏斜,十居九变。生相如此,不在移门,必当改墓。
诗曰:
迁移宫分在天仓,低陷平生少住场。鱼尾未年不相应,定因游宦却寻常。
迁移宫论曰:边地驿马,山林发际,乃为出入之所,宜明润洁净,利远行,若道暗缺陷,及有黑子,不宜出入,被虎狼惊。气色青,远行主惊失财。白主马仆有失,黑主道路身亡。红黄紫宜获财喜。
十宫禄
官禄者,位居中正,上合离宫,伏犀贯顶。一生不到讼庭,驿马朝归,官司逻扰。光明莹净,显达超群。额角堂堂,犯着官司贵解。宫痕理破,常招横事。眼如赤鲤,实死徒刑。
诗曰:
官禄荣宫仔细详,山根仓库要相当。忽然莹净无痕点,定主官荣贵久长。
官禄宫论曰:两眼神光如曙星,龙目凤睛主贵。印堂明润,两耳色白过面,声闻天下,福禄荣显。如陷缺飞走,而无名誉。气色青,主忧疑。赤主口舌是非。白主孝服至。红黄上下有诏书加官进职之喜。
十一福德
福德者,位居天仓,牵连地阁。五星朝拱,平生福禄滔滔。天地相朝,德行须全五福。额因额窄,须知苦在韧年。额阔颐尖。边否还从晚景。眉高目耸.尤且平平。眉压耳掀,休言福德。
诗曰:
福德天仓地阁圆,五星光照福绵绵。若还缺陷并尖破、衣食平平更不全。
福德宫论曰:天仓地库为福德宫,须要丰满明润,相朝招重重祖荫、福德永祟。若陷缺不利,浅窄昏暗、灾厄常见,人亡家破,盖因心术损了阴隙,终是勉强,神明不佑。作事行悔,满面春风,一团和气。气色青主忧疑。赤主酒肉,忌口舌。白主灾疾。红黄吉兆。
十二相貌
相貌者,先观五岳,次辨三停。盈满,此人富贵多荣。三停俱等,永保平生显达。五岳朝耸,官禄荣迁,行坐威严,为人尊重。额文初运。鼻管中年。地阁水星,是为末主。若有克陷,断为凶恶。
诗曰:
相貌须教上下停,三停平等更相生。若还一处无均等,好恶中间有改更。
相貌宫论曰:骨法精神,骨肉相称气相和,精神清秀,如桂林一枝、昆山片玉,如珠藏渊,如玉隐石,贵显名流,翰苑吉士。暗惨而薄者凶。气色满面红黄明润,大吉之兆。
十二宫总诀
父母宫论曰:日月角须要高,明净则父母长寿康宁。低塌则幼失双亲。暗昧主父母有疾。左角偏,防父。右角偏,防母?;蛲敢炷?,或随母嫁父,出祖成家、重重灾注、只宜假养。方免刑伤。又云:重罗叠汁、父母重拜,或父乱母淫,与外奸通、又主防父害母。头侧额窄,多是庶出,或因奸而得。又云:左眉高,右眉低,父在母先归。左眉上、右眉下,父亡母再嫁。额削眉交者,主父母早抛,是为隔角反面无情。两角人顶,父母双荣,更受祖荫,父母闻名。气色青主父母忧疑,又有口舌相伤。黑白主父母丧亡。红黄主双亲喜庆。
相容贵贱
夫人者,以头为主,以限为权。头则身体之首,眼则形容之光。观头之方圆,视眼之黑白。头因而必贵,目善而必慈。眼竖而性刚,眼露而性毒。斜视而怀妒忌。近视面神睛藏性刚强,而心必曲。气温柔,面貌必和。满面青蓝,多逢边否。红黄不改,必遇荣昌。黑白色侵,忧横疾病纷纷。色紫见福禄以犹迟。赤色纵横,信官灾而将至。要知克子害儿,必是眼下无肉。卧蚕平起,后嗣相从。眉中若旋,兄弟必全。眉横一字,足义爱人。要知奸诈孤贫,看他鼻头尖薄。官高位显,准头圆似截简。衰困中年,定是风门牙露。露齿结喉,相中大忌,男子如此,骨肉分离。妇人如此,防夫绝子。门小唇薄,此人多是多非。印上杂纹.决定难逃刑法??诮橇酱瓜蛳?,因知奸诈便宜。欲知富贵聪明,须知眼如点漆??谌缢淖?,唇似朱红、两角朝于天仓,定是公侯之位。眉高耳耸,官禄荣迁??床课幌嘌?,须要六处不陷。在僧道,则出入千人之上。在仕途,位至三公之际、初年水厄之忧。但有眉间黑子,痣生眼尾,中年必遭水厄。身肥项促,命不久长。要知贵贱吉凶,须有此本风鉴。
人身通论
(满庭芳)额广耳珠,头圆足厚,莹然美貌光辉??硎娣岷?,形气类相随、皆是五行分定。丰衣足食两相宜。智慧者,眉清目秀,声价少年知。肘龙并虎臂,山根明朗,地阁丰肥。更鼻垂悬胆,项有余皮。赋性高名磊落,面方皆厚宛如龟。真个好、安全五岳,寿数介齐眉。
四学堂论
官学堂
一曰眼为官学堂,眼要长而清,主官职之位。
禄学堂
二曰额为禄学堂,额阔而长,主官寿。
内学堂
三曰当门两齿为内学堂,要周正而密,主忠信孝敬。疏缺而小主多狂妄。
外学堂。
四曰耳门之前为外学堂,要耳前丰满光润,主聪明。若昏沉愚齿之人也。
八学堂论
高明
第一高明部学堂,头圆或有异骨昂。
高广
第二高广部学堂,额勇不错骨起方。
光大
第二光大部学堂,印堂平明无痕伤。
明秀
第四明秀部学堂,眼光黑多人隐藏。
聪明
第五聪明部学堂,耳有轮廓红白黄。
忠信
第六忠信部学堂,齿齐周密白如霜。
广德
第七广德部学堂,舌长至准红纹长。
班笋
第八班笋部学堂,横起天中细秀长。八位学堂如有此,人生富贵多吉祥。
学堂诗
背负琴书不得名,学堂无位陷三停。人中一位若无应,空将年月在朝臣。
欲说无官少保人、盗门青气有罗纹。使于鼻上多红气,可惜虚劳枉苦辛。
月学尖儿义损财,初年流落更多灾。官方门舌无人说,只有先贤相出来。
面三停
面之三停者,自发际下至眉间为上停,自眉间下至鼻为中停,自准下人中至颏为下停。夫三停者,以象三才也。、上停象灭,中停象人,下停象地,故上停长而丰隆,方而广阔者,主贵也。中停隆而直峻而静者,主寿也。下停平而满端而厚者,主富也。若上停尖狭缺陷者,主多刑厄之灾,防克父母早贱之相也。中停短促编塌者,主不仁不义,智识短少,不得兄弟妻子之力,有主中年破损也。下停长而狭尖薄者,主无田宅,生贫苦、老而艰辛也。三停皆称,乃为上相之人也。
论形有余
形之有余者,头顶圆厚,腹背丰隆,额阔四方,唇红齿白,耳圆成轮,鼻直如胆,眼分黑白,眉秀疏长,肩膊脐厚,胸前平广,腹圆垂下,行坐端正,五岳朝起,三停相称,肉腻骨细,手长足方,望之巍巍然而来,视之怡怡而去,此皆谓形有余也。形有余者,令人长寿无病,富贵之荣矣。
论神有余
神之有余者,眼光清莹,顾盼不斜,眉秀而长、精神耸动,容色澄彻,举止汪洋?;秩辉妒?,若秋日之照霜天;巍然近瞩,似和风之动春花。临事刚毅,如猛兽之步深山;出泉迢遥,似丹风而翔云路。其坐也如界石不动,其卧也如栖鸦不遥,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耸。言不妄发,性不妄躁,喜怒不动其心,荣辱不易其操,万态纷错于前,而心常一,则可谓神有余也。神有余者,皆为上贵之人,凶灾难人其身,天禄永其终矣。
论形不足
形不足者,头顶尖蒲,肩膊狭斜,腰肋疏细,肘节短促,掌薄指疏,唇赛额挞、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颧高一颧低,一手有纹,一手无纹,唾中眼开,言作女音。齿黄而露,口臭而尖。秃顶无众发,眼深不见睛。行步奇侧,颜色萎怯。头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长,此之谓形不足也。形不足者,多疾而短命,福薄而贫贱矣。
论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不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如忧戚。不唾似睡。绕睡便觉;不哭似哭,常如惊怖。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惊似惊,不痴似痴,不畏似畏容止昏乱,色浊似染。颠痫神色凄伧,常如大失;恍您张惶,常如恐怖。言语瑟缩似羞隐藏,貌儿低摧如遭凌辱。色初鲜而后暗,语初快而后呐,此皆谓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招牢狱之厄,宫亦主失位矣。
论骨肉
相人之身,以骨为主,以肉为佐。以骨为形,以肉为容。以骨为君,以肉为臣。然臣不能制君,反为之逆理。若形好容恶,至老不作;容好形恶,乍苦乍乐。假使形容俱好,若有纹瘾黑子,亦不为佳。夫纹欲得深而正,黑子欲得大而明,凡相面见颧骨肉薄而开方者。主有权衡。若肉大骨藏,则无权衡。其人纵有官职,但常调而已。凡有相之人,或居贫贱,如凤在地不久必翔;无相之人,忽居富贵,如草非时而生,非地而出矣,必愈疾也。
相骨
骨节相金石,欲峻不欲横,欲圆不欲粗。瘦者不欲露骨,肉不称骨而骨露,乃多难有祸之人也。肥者不欲露肉。肥滞之人也不欲蒲,或满而盈者乃是死人之相也。骨与肉相称,气与血相应。骨寒而缩者,不贫则天。谓背额而停倔,骨寒而肩耸。大凡物有不全,贫贱寿富天折,故曰不贫则夭。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为金城骨,位至三公。印堂有骨上至天庭,名天校骨,从天庭贯顶,名伏犀骨,并位至三公。
面上有骨卓起,名为颧骨,主权势。颧骨相连人耳,名王梁骨,主寿考。自臂至肘为龙骨,象君。欲长而大自肘至腕名虎骨,象臣。欲短而细骨欲峻而舒圆而坚直而应节紧而不租皆坚实之象。颧骨入鬓,名驿马骨,左目上曰日角骨,右目上曰月角骨。骨齐耳为将军骨,挠日员为龙角骨,两沟外曰巨鏊骨,额中正两边为龙角骨。
诗曰:
骨不耸今且不露,又要圆清兼秀气。骨为阳兮肉为阴,阴不多今阳不附。若得阴阳骨肉均,少年不贵终身富。骨耸者天。骨露者无立。骨软弱者,寿而不乐。骨横者凶。骨轻者贫贱。骨俗者愚浊。骨寒者穷薄。骨圆者有福。骨孤者无亲。又云:木骨瘦而青黑色,两头粗大,主多穷厄。水骨两头尖,富贵不可言?;鸸橇酵反?,无德贱如奴。士骨大而皮粗厚,子多而又富。肉骨坚硬,寿而不乐,或有旋生头角骨者,则享晚年福禄,或旋生颐额者,则晚年至富也。
诗曰:
贵人骨节细圆长,骨上无筋肉又香。君骨与臣相应辅,不愁无位食天仓。
骨粗岂得丰衣食,部位应无且莫求。龙虎不须相克陷,筋缠骨上贱堪忧。
相肉
肉所以生血而藏骨,其象犹土生万物而成万物者也。丰不欲有余,瘦不欲不足。有余则阴胜于阳。不足则阳胜于阴。阴阳相胜,谓一偏之相淘为阴骨为阳,阴有余神则生血,阳有余神则生气肉以坚而实直而耸,肉不欲在骨之内,为阴不足,骨不欲生肉之外,为阳有余也。故曰人肥则气短,马肥则气喘,是以肉不欲多,骨不欲少也。暴肥气喘。速死之期。肉不欲横,横则性刚而暴。肉不欲缓,缓则性懦而怕。人肥不欲乱纹路,路漏者近死之兆。肉欲香而暖。色欲白而润。皮欲细而滑,皆美质也。色昏而枯,皮黑而臭,宠多加块非令相也。若夫神不称枝干,筋不束骨,肉不居体,皮不包肉,速死之应也。
诗曰:
骨人肉细滑如苔,红白光凝富贵来。揣着如绵兼又暖、一生终是少凶灾。
肉紧皮粗最不堪、急如绷鼓命难长。黑多红少须多滞、遍体生光性急刚。
欲识贵人公辅相,芝兰不带自然香。

 

【返回】

  
  
陕西 | 音乐 | 气象局 | 东方女性网 | 三藏算命网 | 单机游戏大全 | 权利的游戏 | 春节日新闻网 | 老黄历算命 | 算命婚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