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落在外的柳公权的孤本

  柳公权《金刚经》原拓(局部)  在敦煌藏经中,有两拓片值得一说,它们就是欧阳询《化度寺》帖和柳公权《金刚经》帖。

  欧阳询的《化度寺》帖,全称为《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李百药撰,贞观五年欧阳询书。 这是欧阳询晚年的书法作品,同他壮年的作品相比,《化度寺》碑迈入人书俱老境,线条的构成不再是《九成宫醴泉铭》的那种朗畅,也渐渐地脱离了“森森然若武库兵戟”的气息,而是走向了一种遒劲飘逸,展现出欧阳询晚年人书俱老的书法境界。

  不过,我们现在看到《化度寺》帖,已经经过无数次的槌拓翻刻,或为斑驳不堪,或为翻刻失真,早已不是当年欧阳询的样子了。 说了你还不信,说不定,你临的就是一个假的《化度寺》帖。   敦煌藏经中发现的,这才是真正的《化度寺》帖,应该是唐永徽四年前的拓本。 敦煌藏经洞发现这一碑帖,罗振玉曾说“十步之外,精光四射”。

可惜,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化度寺》也只是个残本,共12页,开头两页被伯希和劫去,存于巴黎;后面10页被斯坦因劫去,藏于伦敦。 已身首异处百年矣!  不过,还有一个完整的,这就是海内孤本,唐代柳公权《金刚经》原拓。 柳公权在长庆四年写了《金刚金》,宋代石碑就已经被毁。

敦煌发现的柳公权《金刚经》帖,一字未损,其卷首题:“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末有题记五行:“长庆四年(824)四月六日,翰林学士朝议郎,行右补阙,上轻车都尉,刚绯鱼袋公权为右街僧录准公书。

强演、邵建和刻。 ”  纸寿千年,这本唐拓《金刚经》墨纸如新,光彩焕发,气势逼人,同柳公权的其他碑帖相比,我们从《金刚经》上,能感受出一种鲜活的气息,似乎是一种柳公权刚刚写完,还有些湿润的墨气。 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可惜,藏经遭遇浩劫,此帖现藏法国巴黎博物院。 写到这里,只能说一声,悲夫!(责编:王鹤瑾、鲁婧)。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预测

飘落在外的柳公权的孤本